Image Alt
  /  影像故事   /  【讀冊絕不是簡單的事】之-梅山大地震

【讀冊絕不是簡單的事】之-梅山大地震

115年前的今天,明治39年(1906年)3月17日,嘉義梅仔坑(今嘉義梅山)發生驚天動地的大地震。凌晨6時43分,約莫是農村人家正在吃早餐、準備開始一天辛勞的時候;突如其來的激烈震動,震碎了大家的平靜生活,地表崩裂、山川變色、數以千計的房舍倒塌,造成了嘉義地區成千上萬居民流離失所。這次芮氏規模7.1的強震,後來被稱作「丙午地震」或「梅山大地震」。

地震影響的範圍,從嘉義梅仔坑週邊的山區,往北到達斗六廳(現雲林斗六市),往西到打猫西堡新港街(今嘉義新港),往南至鹽水港廳(今台南新營、鹽水一帶)都造成大量設施與建築破壞。尤以嘉義廳治下的災情最為嚴重,超過1200人喪命、近萬房舍損害。

烈震後,打猫支廳宿舍倒塌的慘狀。
斗六街上房舍破壞、傾倒的情況。
新港的街道在強震之下幾乎全毀。

三秀園的老園主張禎祥,在震災發生之時,還是個十歲的學齡兒童。那年3月,他正準備進入公學校就讀。然而,當時張家所在的舊庄尚未設有公學校,家裡只得將他送往隔壁庄的打猫公學校(民雄國小的前身)就讀。要知道,舊庄距離打猫公學校大概有十幾公里遠,途中還必須橫渡溪流,在交通不發達的年代,上學的路途本身就是一件苦差事。

大地震正好發生在開學季節,將梅山週邊的許多學校校舍、公共設施都破壞了。在當年的台灣日日新報就有多篇報導,顯示嘉義地區各學校因此停課的例子不在少數;打猫公學校正在興建中的新校舍,也因為被大地震震垮而不得不停課;因此張禎祥前往就讀的計畫自然也暫停下來了。

興建中、遭地震震毀的打猫公學校新校舍。

隔年,無冊可讀的張禎祥才就近轉至雙溪口公學校就讀。張禎祥在四年制的雙溪口公學校修業完畢,又再次無冊可讀;因為當時如果要報考中學校,就必須有六年的完整公學校修業學歷。於是,為了升學,張禎祥於1911年才又重新轉回打猫公學校,完成公學校第五、六年的學業。1913年畢業於打猫公學校(相當於現在的國小畢業)的張禎祥,當時已經十七歲。

張禎祥完成了公學校教育,又延遲了兩年的時間,他才得到機會進入公立台中中學校、成為二十歲的老「中學生」。當時台灣鄉下的教育資源缺乏、資訊不普及,以及農村生活的經濟壓力,都造成了即使富有如張家,子弟仍然無法順利升學的現實。後來,張禎祥最終為了家庭因素仍未能於台中中學校畢業,但那又是另外一個故事了。

公學校畢業時的張禎祥,已經十七歲,明顯比同學(?)高出一顆頭。

這次要分享的故事,其實是張禎祥就讀公學校時曾就教的兩位日籍校長,他們的特殊經歷。張禎祥就讀雙溪口公學校時,學校校長是來自新潟的岡辰二郎;張禎祥畢業於打猫公學校時,當時打猫的校長是熊本縣出身的佐分利山三。與張禎祥的人生有著交集的這兩位年輕校長,他們的遭遇在某種程度上,也代表著南台灣現代教育草創時期的惡劣狀況。

「梅山大地震」時任嘉義西門內街公學校第一分教場教諭(兼任校長)的佐分利山三,在1906年出版的《南部臺灣震災寫真帖》中,被留下了這張站在校舍廢墟中的身影;在當時幾乎全毀的街道上,公職人員的壓力之大簡直難以想像,不禁令人好奇-留影當下的佐分利山三腦中在想些什麼呢?

時任嘉義街西門內公學校第一分教場教諭的佐分利山三,站立於倒塌的校舍殘骸中。

佐分利先生協助該校災後整頓後,幾年後才輾轉調職到打猫公學校擔任教諭、兼任校長;在那一段嘉義遭到震災、鼠疫肆虐的過程中,佐分利先生一直都在嘉義的各地任職。同樣一直在嘉義各校任教的岡辰二郎先生,也有著相似的際遇,將他們最精華的人生階段都奉獻在了雲嘉地區的教育之中。

然而,佐分利山三與岡辰二郎面對最嚴峻的人生考驗,恐怕還不是梅山大震災!早在1901年,他們二位還在樸仔腳(今嘉義朴子)公學校擔任教職員同事的時候,兩位就遭遇了險些送命的人禍…

究竟在日治初期的台灣當老師是多麼危險的事?讓我們繼續… 看下去…

【未完待續】

Post a Comment

三秀園logo

週四週五:(需預約)
週六週日:開放參觀
週一~週三:休園

每人100元
團體導覽費 500元
文化協會展覽室:免費參觀

雲林縣大埤鄉怡然村怡然路26號
(05) 591-7033